首页 > 创业频道 > 正文

集资千万 粉丝应援产业“上火”

2018年07月02日 13:21
作者:郝一萍 王雅菡
来源: 新金融观察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几天前,《创造101》决赛在瓜沥文体中心录制,这里的街道和马路被热情的粉丝挤满——粉丝排起了超过500米的队伍、旁边的大楼外墙挂着巨幅喷绘海报、到处都能见到各路粉丝的应援物(粉丝为支持偶像做的事被称为“应援”)。

  这一档叫做《创造101》的偶像女团养成节目在掀起盛大的狂欢后落幕,最终,11个突出重围的姑娘组成“火箭少女101”女团成功出道,在这当中,粉丝不仅是追随者,更是这场狂欢的推动者。

  疯狂的造星运动

  “三十万,换得你第10出道,我愿意,以后请多指教。”这是《创造101》决赛直播当天,一位粉丝为了帮助选手傅菁赢得出道位,在最后时刻狠砸30万后发的微博,同时他还晒出了自己的银行存款余额。在出道位点赞排名中,傅菁一度排在11名、12名,因此有人认为,正是这最后的30万,帮助傅菁成功出道。

  除了傅菁,当天获得第一的孟美岐粉丝集资数额也公开了——总额预计超过1200万。有媒体统计,截至6月23日,101整体粉丝公开集资达到4453万,加上未公开数目以及各种私人集资,实际总数预计超过5000万。

  那么,如此庞大的数额,粉丝究竟花在哪儿了呢?

  买卡。

  流水的偶像,铁打的选秀。从2005年的《超级女声》到2018年的《创造101》,粉丝支持偶像的方式也由短信投票进化为互联网集资为偶像投票打榜。

  《创造101》除了前两期分组依靠专业评审,后面的排名完全依靠观众,因此,它一开始就打出“女团创始人”的概念,完全由粉丝点赞数决定选手去留,这也使得粉丝的作用被空前放大。由于投票规则规定:每位非会员每天可以为11名选手各投1票,而每位会员每天可以为11名选手各投11票,如果想再单独为某位选手投票,就需要购买腾讯视频的选手定制会员卡,可以为喜欢的选手投132票。这就决定了101女孩的粉丝集资中,除了极小部分用于常规的自制周边和应援之外,剩下的将悉数用于购买腾讯视频的会员卡。

  在《创造101》中,很多选手的排名都相当不稳定,为了直观地看出各类数据的变化,及时弥补短板,有粉丝还自制了网络数据排名,不断刺激着各家的粉丝。而帮助偶像达成目标的途径只有一个——砸钱。

  6月15日,孟美岐、杨芸晴、赖美云和杨超越四个选手的粉丝进行了一次为期54小时的集资友谊赛,获胜者能够得到对手为自家偶像一定数量的点赞投票。

  许多粉丝还会互相刺激激励,有的粉丝会承诺,只要某个项目的集资金额或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就追加一定金额,从几百、几千到几万不等,互相动员。

  那些人民币玩家

  “喜欢上杨超越是一个意外。偶然间打开视频看到了这个爱哭的可爱女孩,感觉‘一见钟情’了。”夏夏(化名)是个刚刚研究生毕业不久的92年姑娘,在这个以95后和00后为主力的圈子里,“已经是个老阿姨了。”

  为了更好地给喜欢的选手应援,夏夏加入了一个杨超越应援粉丝群。

  这些建立才一两个月的粉丝群,大部分都已经有一套分工明确的框架。“我们大概会分成四个组。控评组会引导舆论,转发评论、点赞、保持微博热度;反黑组负责举报抹黑言论,降低对偶像的负面影响;数据组则要实时监控粉丝增长和榜单的起落情况;打投组是专注投票的一个组,也是粉丝群的核心,需要快速并大量地贡献点赞和投票。”夏夏对新金融记者表示,粉丝组织通过集资拿到钱,购买账号后,这些账号会分发给各个打投群管理,然后再分给参与的粉丝。“打投组有严格的管理,账号分为固定号和流动号,粉丝领了固定号就是要每天都投,没有时间每天投票的可以当天领取流动号,发号的管理者每天会抽查投票情况,一旦有领号不投或者投其他选手的,就会直接点名批评。”

  “在刚进入打投组的时候,杨超越和前一位还有十几万票的差距,为了能在投票截止之前追上,组里利用集资买了一堆小号。我当时也领到了十多个小号,登录投票,更换账号,再登录再投票,再更换账号……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机器人。用了接近30分钟,我领到的小号已经用完了,打投组的管理员还在风风火火地买号补号。4个小时后,管理员宣布这场仗打赢了,我们大概贡献了52万票。”夏夏有点自豪。记者粗略计算,每小时得有325个粉丝对着手机不停地换号点赞才能达到。

  随着赛事进入尾声,粉丝“砸钱”的手笔越发庞大。在粉丝应援平台Owhat上,最近一次为选手杨超越发起的集资,24小时内筹集金额72万元,其中,排在榜首的粉丝一人就贡献了8.47万元,榜上前6位粉丝支付金额均过万元。

  但事实上,比赛结束并不意味着粉丝们的应援告一段落。

  据了解,《创造101》选手与品牌间的代言合作正式提上日程。仅以某乳制品为例,其代言方式为各成员粉丝在京东购买相应数量的产品,在完成厂家设定的销量目标后,对应成员才能成为品牌大使。

  “我要‘跑路’了。我以前追星都很随意,买买专辑海报听听演唱会,没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决赛结束后,夏夏决定不再追逐11个少女组成的“火箭少女101”。而这两个月的应援经历,她说“算是给自己青春的一份纪念品”。

  一些粉丝掏光钱包之后开始施展“十八般武艺”进行“卖艺集资”,包括论文指导、翻译文献、课业辅导、代打游戏、导游服务等。“现在这个圈子门槛太高了,真是没想到。”

  只不过,即便这样的集资方式已经进行了8年,并在中国偶像逐渐变多的情况下,粉丝经验也越来越丰富,但涉及如此巨额的资金流动,也仍然存在隐患。

  2016年AKB48的总选举中,渡边麻友贴吧团队迟迟无法公布完整具体投票账目,矛头瞬间直指某位吧主,质疑其涉嫌中饱私囊,诈骗百万集资款项。

  这类事件其实早有先例,在SKE48成员松井玲奈中国贴吧从2011年开始为其进行总选举中国集资,却在2013年被中国粉丝发觉连续三年集资款项并未用于投票并报案。

  粉丝集资行为纯属“用爱发电”,无论粉丝后援会再如何分工明细,在缺少第三方监管的情况下,如果后援会没有主动完全公开每一次的账目明细,粉丝又完全信任,中间必然存在灰色地带。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粉丝在集资时是明知钱款无法回收的情况下依然决定出钱,其间没有任何借款人(收款集资方)对于任何形式的偿还承诺,是一种捐赠行为,不符合非法集资的特征;另外,也有律师认为,这种集资本身是需要资金购买的金融产品,在中国现行的法律体系下,未经有效的登记备案,无论从目的还是过程上看,都是一种违法行为。

  粉丝“氪金”产业链

  实际上,为偶像众筹资金投票,只是作为一名粉丝的“基本修养”,他们能做的事远超大众想象。

  2017年,为庆祝王源(TFBOYS成员)17岁生日,粉丝自发集资,在北京市通州区台湖镇捐建了一座以王源命名的移动信号塔,同时承担信号塔20年的供电费及维修费。

  随着粉丝经济的快速发展,追星产业链也在逐步完善,粉丝应援互动平台应运而生。这些平台推出粉丝集资服务,与高消费能力、高用户活跃度的大规模粉丝站直接对接。

  摩点创始人黄胜利认为,在PC时代,之前的所谓“粉丝应援平台”基本集中在“贴吧”,更多表现为大平台的一个小内容。

  除了老牌粉丝聚集地百度贴吧和粉丝网分别是在2003年以及2005年成立之外,其他平台皆为近五年内扎堆上线,其中还包括阿里星球这样的资本巨头。目前市场上的粉丝应援互动平台已有近20个,其中较为活跃的包括Owhat、偶扑等。

  Owhat在此次《创造101》的粉丝集资平台中独占鳌头。据统计,通过Owhat,出道的11名选手的粉丝集资金额达1420.5万元。

  据了解,Owhat于2014年上线,其母公司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曾在2016年11月完成了由太合音乐投资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

  该平台目前分为6个板块,包括商品、活动、应援、新鲜事、追踪以及“O!LOVE(用于发布粉丝以偶像之名自发组织的公益项目)”。通过这些板块进行粉丝集资、吸引商家入驻平台并将艺人专辑及周边商品作为增值服务销售给粉丝群体。

  而另一粉丝互动平台偶扑则代表了这类公司的主流运营模式。其商业模式包括了会员收入、线上增值服务、票务销售、明星周边产品、广告等,其中票务收入占据收入比例最大。

  在“爱豆”App中,偶像的下个行程一目了然,今年已有的行程也会像日历一样被标记。除此之外,偶像的社交动态,甚至昨天在机场的街拍都能找到。

  “魔饭生”App里则有各种应援“商品”,小到周边制作,大到地铁、大巴、机场的广告投放。有点类似于淘宝店,每种应援形式被视为一件商品。不同的是,App页面本身没有展示价格,用户加入购物车后,需要联系后台人员询价。

  新金融记者在Owhat上了解到,目前正在进行的集资项目规模在800元—1996万元不等,其中包括助力吴亦凡海外打榜项目,应援目标金额20万元;许魏洲实体专辑购买,应援目标金额88000元等上千个项目。

  Owhat创始人丁洁曾透露,在Owhat上,95%以上的交易来自于小B2C,即粉丝会与粉丝的交易。

  众筹平台则好比是资金托管方,比如《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期间,为了给练习生投票或者购买应援产品,后援会组织者在平台发起众筹,粉丝通过平台参与。众筹结束后,发起者即可提现。

  这类平台的盈利模式主要靠众筹抽成。一位粉丝告诉新金融记者,每个众筹平台抽成的点也不一样,有的是3%,有的可能比3%低。

  主打应援的平台盈利则主要来源于差价。小型的粉丝后援会没有相关资源或者缺乏与广告公司的议价能力,平台提供相关服务,赚取差价。

  然而,业内人士表示,单靠抽成的佣金只是一种收入基础而已,养活不了整个公司。最重要的还是先提供满足粉丝需求的服务,把有价值的粉丝从微博筛选、聚拢在这个平台上,也能反向更精准地服务更多娱乐公司。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表示并不看好粉丝平台,偶像作为核心资产,掌握在经纪公司手里,平台并不具有核心资产的所有权。“经纪公司是艺人这一资产的所有权拥有者。他可以自由地调动人往哪里去,往哪里活动。而经纪公司愿意和谁合作,流量就会向哪个平台倾斜。”陈悦天说。

  黄胜利则表示,相比韩国,国内的娱乐产业还处于早期阶段。练习生规模、偶像质量、粉丝成熟度还有待完善。粉丝应援平台也还在早期,很多可以做的服务还没有涉猎。

  在安信证券研究员诸海滨看来,偶像产业或将步入快车道,千亿“粉丝经济”有待开发。

  根据艺恩预计,2020年我国人均GDP可突破1万美元,偶像产业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预计将步入发展快车道,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将突破1000亿元。“粉丝经济”变现渠道多样,预计2020年核心层音乐市场规模将达到495亿,其中细分的数字音乐、演唱会、互联网演绎市场,由粉丝贡献比率将达到50%以上。

(责任编辑:DF207)

10464人参与讨论 我来说两句… 举报
您可能感兴趣
  • 要闻
  • 股票
  • 全球
  • 港股
  • 美股
  • 期货
  • 外汇
  • 生活
    >
点击查看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扫一扫下载APP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